◎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美军退役军官仍是社会精英阶层

来源: 未知  2019-12-07 17:05
作者:admin | 责任编辑:admin〗

  作为世界军事变革的“领头羊”,美军以晋升考核、职业教育、岗位分类、岗位轮换、联合军官、薪酬福利、退役安置为核心框架,逐步构建了一个环环相扣、互为支撑的军官职业化制度体系,充分体现了工业化时代军队人才队伍建设的基本规律,成为美国特色国防与军队建设思想的一大亮点。

  深入研究和解读美军军官职业化的制度架构和建设实践,对于积极探索和科学构建中国特色的军官职业化制度,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美军军官晋升考核制度始于20世纪初的“鲁特改革”,美国国会1947年、1954年和1980年分别通过的《军官人事法》《军官等级限制法》和《国防军官人事管理法》,全面推行了“选升或淘汰晋升”制度,规范了军官人事任命的程序和标准,确定了每个军衔军官总数、军官晋升比率、晋升目标以及职业生涯的服役时间等规定,从而建立起了符合美国武装部队职业发展特点的军官晋升考核制度。

  从运行机制上看,美军在军官的任职阶段采取了不同的人事任命制度。少尉到中尉的初级军官晋升采取“分散选拔制度”,由军官所在单位指挥官批准;上尉到少将的中级军官晋升采取“集中选拔制度”,由各军种临时组建的集中选拔委员会进行评定;中将以上高级军官晋升则采取“提名审批制度”,晋升人选须经国防部长推荐、总统提名和参议院审批三道环节,才能就任。

  2016年5月21日,美国著名军事院校西点军校举行2016届学员毕业典礼,953名军校学员经过4年学习顺利毕业并且获得陆军少尉军衔。图为美国副总统拜登(中)为毕业学员颁发证书。

  从制度设计上看,美国国防部和各军种人事部门在军官晋升方面并无决定权,仅负责军官实力和档案管理以及个人贡献评估等事务性工作,全军上尉到少将军官的继续服役、军衔晋升、院校教育和岗位任命等重大人事任命,主要由各军种临时随机抽调专家组建的集中选拔委员会根据军官考核报告、综合表现记录和军官实力需求等标准,来确定军官个人的职业发展前景。委员会成员通过对军官的几轮信任度投票,遴选出最合适的候选人,提交上级批准;得票最低的几位将被淘汰。整个晋升选拔过程严谨正规、有序高效,不仅增大了人事的成本和难度,而且也通过具有竞争力的“选择性晋升”,做到了选人用人的公平、公开、公正,为军官安心服役提供了充分的安全感、方向感和荣誉感,促进了人才队伍的“精英化”和“职业化”水平。

  此外,中将以上高级军官的任命须经国防部、总统和国会三道关口的制度设计,则充分体现了“分权制衡”的核心理念,实现了用人建议权、决策权和审批权的相对分离,避免了军队人事权的过度集中导致的制度,有效确保了“文官治军”制度的稳定。

  依据工业化时代精细化的专业分类管理规律,美军各军种根据自身特点,主要按照兵种部门和职能领域的专业分工,实施了详细的军事专业分类制度,为不同兵种专业设置了不同的岗位编码、技能要求、准入条件和等级标准,涉及军官军衔、教育水平、任职经验等具体规定。

  例如,美国陆军将所有军官都纳入“机动、火力与效果”“作战支援”“部队保障”和“特殊兵种”四大专业领域,并将各专业领域又细分为40个具体的职位类别,包括26个兵种部门和14个职能领域,所有军官均有相应的岗位代号。

  在军事专业和职位分类制度的基础上,美军各军种将所属军官大体分为通用指挥军官、有限指挥军官和特业军官三大类,并为其建立了相应的职业生涯发展模型,内容涵盖基础教育、岗位任职、职业培训、兵种发展机会、地方院校或研究生教育计划、跨部门任职等多个环节,形成了一个网络化的军官职业生涯管理体系,使每名军官都能较为清晰地掌握自己未来职业生涯的关键路径节点和岗位任职需求,进而提高了军官职业发展的透明度和可预测性。

  例如,《美国陆军军官职业发展指南》就为所有兵种部门和职业领域军官、准尉和预备役军官,设置了明确的职业发展模型。陆军装甲兵、步兵等兵种部门军官通常为一般指挥军官,可担任各种指挥职务,既可在机关工作,又可在战斗部队任职,晋升道路较为顺畅,最高可晋升至上将;通信和情报等作战支援部门为有限指挥军官,通常只能担任专业部门领导,不能担任作战部队的主官,一般最高可晋升至中将;特业军官主要是军医、牙医、、卫生勤务军官、补给军官、牧师和军法军官等特业参谋或技术职务,可直接被任命为中尉,但不能担任指挥职务,最高军衔一般为少将。

  然而,美军通用指挥军官、有限指挥军官与特业军官的分类标准是相对的,分类标准会随着战争形态、技术发展和环境要求的变化而不断调整完善。例如,美国海军最初将情报、气象和密码等信息密集型部队纳入作战支援兵种序列,所属军官也归到有限指挥军官类别。

  为顺应信息化战争需要,重点强化“情侦监”等信息力量的地位作用,美国海军作战部于2009年将情报部与通信部合并重组为“制信息权”部,把海洋气象、网络作战、密码破译等信息力量整合为独立的作战兵种——“制信息权部队”,并为相关领域军官设置了编号为“18XX”的岗位编码,使其成为与水面作战、水下作战、海军航空兵、特种作战地位同等重要的海军“第五大作战支柱”,从而为海军信息化人才的职业发展创造了广阔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