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  正文

美国眼中伊朗军力如何?美国国防情报局这份报告如是说

来源: 未知  2021-01-13 20:47
作者:admin | 责任编辑:admin〗

  最近几天,随着美国悍然出手击杀伊朗伊斯兰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美国和伊朗的军事对峙骤然加剧,一些分析家甚至认为两国将会走向战争。

  在美国人眼中,伊朗军力究竟如何?为什么美国人视伊朗、特别是伊朗的武装力量为威胁?伊朗军队有哪些部分被美国人忌惮?一份美国国防情报局(简称DIA)去年出具的《伊朗军事力量》报告,可能能为我们作出部分解答。交汇点择要编译了这份报告,仅供参考。

  《伊朗军事力量》是美国国防情报局一系列类似报告的一本。此类报告起源可以追溯到1981年9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卡斯珀温伯格(Caspar Weinberger)要求美国国防情报局对苏联的军事实力进行概述,以向美国各有关方面提供全面而准确的情报,结果大获成功,第一版发行了25万多册,并很快被翻译成8种语言并在世界范围内发行。2017年起,美国国防情报局开始针对被美国视作主要军事威胁的国家,进行一系列国防情报概述,本文编译的这本对伊朗军力的分析就是其中较新的一本。

  这份报告公布于去年11月19日,美国国防部官方网站有报告梗概,并提供了报告全文下载链接——值得注意的是,当前该链接已无法点开,而在网上则仍然可以找到全文下载。这份报告究竟说了什么呢?其详细介绍了美国人眼中的伊朗国防和军事目标、战略、计划和意图;支持这些目标的军事力量的组织、结构和能力;以及有关基础设施和工业基础。

  美国人眼中,从1979年伊朗伊斯兰到2019年这40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一直反对美国在中东的存在。美国人认为,伊朗有两支军事力量:常规部队及伊斯兰卫队,而这是伊朗赖以维持其政权和所在地区主导地位的支撑力量。报告评估认为,尽管在技术上仍不如大多数竞争对手,但伊朗军队在过去几十年中取得了长足进步。

  报告认为,伊朗的战争策略由常规和非常规作战方式相结合。在常规方面,伊朗的军事战略主要基于威慑和对攻击者进行报复的能力。伊朗也采取非常规战争行动,DIA认为主要方式是与一些他国激进分子合作,建立了自己的代理人网络,使德黑兰能够维护其在中东地区的利益。

  在美国人眼中,伊朗人的常规军事力量当然不怎么样。因此DIA这份报告认为,伊朗军队主要依靠三项核心能力:第一是弹道导弹;第二是能够威胁波斯湾和霍尔木兹海峡航行的海上力量;第三是非常规力量,包括在国外的合作伙伴和代理人。

  由于伊朗缺乏现代化的空军,因此将弹道导弹作为一种远程打击手段。伊朗拥有中东地区规模最大的导弹部队,拥有大量的近程、短程和中程弹道导弹,可打击伊朗周边2000公里内的目标(指的是“流星”3及其改进型“泥石”中程弹道导弹等)。美国人估计,伊朗将部署更多、更精确的弹道导弹,并部署新的巡航导弹。伊朗发展运载火箭的努力,在美国人看来,也可以作为洲际弹道导弹技术发展的试验平台。

  伊朗海上力量强调遂行区域拒止的战略。所谓区域,在伊朗当然是波斯湾和霍尔木兹海峡。报告认为,伊朗海上力量强调使用不对称战术,以威胁所谓的“航行自由”。美国人指责说,伊朗人的水雷和反舰导弹会严重破坏霍尔木兹海峡的海上运输,从而影响全球贸易。

  在美国人看来,伊朗常规海上力量不值一提。伊朗海军没有像传统海军那样追求大舰,反而开发了大量各类平台以执行不对称战术,如舰舰/岸舰导弹、小型快艇、水雷、潜艇、无人机甚至反舰弹道导弹等,另外还有海上特种部队。

  DIA认为,伊朗似乎更倾向于使用“小艇海”来对付进入波斯湾这样狭窄水域的大舰。小艇海由两类组成:一类是导弹快艇,最大的一级是伊朗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购买的10艘导弹艇;另一类是装备机枪、火箭筒之类轻武器的小艇。DIA认为,后者可以骚扰商船,并在与他国海军交战时实施狼群战术。

  与“小艇海”配合的主要战术是水雷封锁及从多种平台发射的反舰导弹。报告估计,伊朗至少有5000枚水雷的库存(伊朗曾在历史上使用过水雷封锁波斯湾,并取得了炸伤美舰在内的多个战果——译者注)。伊朗还有最远射程达到300公里(足够封锁波斯湾和霍尔木兹海峡)的各类反舰导弹。目前,伊朗已经能生产成系列的国产反舰导弹。

  伊朗的大舰不多。就潜艇而言,伊朗在上世纪90年代获得了3艘俄罗斯基洛级柴电潜艇,并仿制了14艘朝鲜的鲑鱼级小型潜艇(目前被改进为能发射反舰导弹),另外生产了更现代化一些的近海防御型潜艇法塔赫级。水面舰艇方面,包括3艘1960年代英制轻型护卫舰(即阿勒万德级护卫舰——译者注)和在此基础上改进的3条贾马兰级轻型护卫舰等(排水量只有1400吨——译者注)。

  美国人认为,伊朗对寻找代理人进行非常规战争,以保持其对地区影响力和威慑十分重视。报告明确指出,伊朗伊斯兰卫队“圣城旅”是伊朗进行非常规行动的主要工具。此次被击杀的苏莱曼尼就是该旅指挥官,而在报告第57页专门配了此公的照片,显然盯上苏莱曼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DIA推测,“圣城旅”约有5000人,在中东地区拥有广泛的合作伙伴、代理和分支机构网络。美国人指责说,德黑兰方面利用“圣城旅”主要向在思想上与伊朗结盟的什叶派武装分子提资金、培训和物资支持,甚至包括协助恐怖袭击。

  对于苏莱曼尼,DIA认为此人负责指挥“圣城旅”的所有外勤行动,包括战斗任务和秘密行动。近年来,此人经常到伊拉克和叙利亚,以支援伊朗参与打击ISIS和叙利亚反对派的军事行动,并成为伊朗最知名的军事之一。

  DIA认为,“圣城旅”从伊朗的国防预算中获得官方资金,还通过其下属的全球公司网络来获得运营经费。报告指出,“圣城旅”和一些附属公司因参与恐怖活动和武器扩散而受到国际制裁。

  1979年伊斯兰前,伊朗国王投入巨资为伊朗帝国空军装备了现代化的装备。由于美国等国的国际制裁,伊朗在1960-1970年代获得的飞机,今天仍然是伊朗空军最先进的作战平台。后来,伊朗在1990年代初还购买了一些苏制飞机。DIA承认,虽然有封锁,但伊朗空军善于维护这些过时战机,并努力升级较旧的飞机机体,但该国空中力量与西方国家对手相比仍处于劣势。

  伊朗空军有大约37000人,在11个主要空军基地拥有多个战斗、运输和加油机中队。主要机型来自美俄,包括美制F-14“雄猫”战斗机(伊朗是世界上唯一仍在使用F-14的国家)、F-4“鬼怪II”战斗机、F-5“虎II”轻型战斗机;俄制米格-29“支点”战斗机、苏-24“击剑手”战斗轰炸机,保有少量的苏-25攻击机。伊朗空军的任务包括空中拦截、对地攻击和近距离空中支援,一些飞机能够空中加油。

  无人机是伊朗发展最快的空中力量。伊朗使用无人机执行ISR(情报、监视和侦察——译者注)和空对地打击等任务。美国人认为,伊朗在其边境和沿海地区都定期进行ISR飞行,还向叙利亚和伊拉克部署了各种无人机执行侦察和打击任务,以支持叙利亚政府打击ISIS的行动。DIA认为,2018年伊朗首次使用无人机进行远程跨境打击行动,通过武装无人机配合弹道导弹对叙利亚东部的ISIS进行报复性攻击。报告指责说,伊朗还向中东地区一些势力提供无人机平台和技术。

  伊朗最强大的防空系统是SA-20c(即S-300防空导弹——译者注),俄罗斯于2016年将其出售给伊朗。该系统具有很高的机动性,作战目标是防御飞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DIA认为,伊朗最有可能使用SA-20c保护其最关键的基础设施,例如其核电站和首都德黑兰。

  伊朗的其他大多数地空导弹是美国、俄罗斯等国的旧系统,包括远程的苏制SA-5(即S-200防空导弹——译者注),中程的美制“霍克”地空导弹等,短程的俄制SA-15(即“道尔”M1野战防空系统——译者注)和英制“长剑”防空导弹系统。

  除了从国外采购外,伊朗还在国内开发和生产地空导弹、雷达和电子系统。伊朗声称自己正在开发的“巴瓦尔”-373导弹系统比俄罗斯的S-300更先进。伊朗还开展了许多项目,以改进其原有的地空导弹,如Mersad中程导弹系统等(这一系统也有说法是导弹防御系统——译者注)。

  虽然老旧,伊朗的防空系统并不是没有战果。报告承认,2019年6月,伊朗伊斯兰卫队击落了一架美国RQ-4“全球鹰”无人机。

  尽管近年来向伊拉克和叙利亚部署了一些地面部队,但伊朗陆军的任务仍主要集中在伊朗的领土防御和内部防卫上。

  DIA认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地面部队(下文简称伊朗陆军)拥有大约35万名士兵,是伊朗抵抗入侵部队的第一道防线年的应征者(报告暗示其没有作战经验)。伊朗陆军由大约50个作战旅组成,不少是轻步兵部队,还有一定数量的装甲部队和机械化步兵单位。伊朗陆军还拥有特种部队和炮兵部队,大多数单位集中在两伊边界。

  2011年,伊朗陆军进行了全军范围的重组,从以师为中心的结构过渡到以旅为中心,这种改革旨在提高部队作战时的灵活性和机动性。目前,一个典型的伊朗陆军单位通常由三个主要下属单位组成。例如,每个步兵旅通常由三个步兵营组成,每个装甲旅通常由两个装甲营和一个机械化步兵营组成。

  伊朗陆军炮兵部队使用牵引和自行火炮以及多管火箭炮,其防空部队主要使用苏制自行高炮。报告估计,伊朗人有1900辆苏制T-72S主战坦克,2600辆BMP-2步战车,美制M-109自行榴弹炮400门,2900门奥地利制造的GHN-45牵引式榴弹炮,以及2000门伊朗国产的Fajr-5火箭炮。

  值得一提的是,在报告中DIA还特别强调了2020年这个年份。因为联合国武器禁运定于2020年10月结束,报告认为,伊朗军力和军事战略可能因此而发生较大变化,从而成为中东地区的更大威胁。例如DIA指出,一旦禁运结束,伊朗空军很可能会购买更先进的战斗机,最有可能来自俄罗斯——德黑兰和莫斯科已经讨论了向伊朗出售苏-30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