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  正文

2020 普利策新闻专题摄影奖作品分享

来源: 未知  2020-05-16 23:07
作者:admin | 责任编辑:admin〗

  2020年第104届普利策新闻奖获奖名单已公布,其中专题摄影奖获颁给了美联社的摄影师钱宁·安南达,穆赫塔尔·汗以及达·亚辛,入围该单元的还有两位女性摄影师的作品。

  在所有类别的获奖名单中,还不得不提的是洛杉矶时报,今年拿到了两项普列策奖,入围了3组作品。(完整版获奖名单见文末)

  关于普利策奖(Pulitzer Prize):亦称普利策新闻奖,是1917年根据美国报业巨头、匈牙利裔美国人约瑟夫·普利策的遗愿设立的奖项,在七八十年代发展成为美国新闻界的一项最高荣誉奖。如今,不断完善的评选制度已使普利策奖被视为全球性的一个奖项。

  由于印度取消了克什米尔地区的自治,这片有争议的领土上留下了令人震惊的生活画面。这是在通讯管制的情况下完成的作品。

  2019年3月4日,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南部斯利那加以南的特拉尔村庄,一场枪战摧毁了房屋的一部分。(达·亚辛)

  2019年12月9日,星期一。克什米尔穆斯林信徒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加的苏菲·圣谢赫·赛义德·阿卜杜勒·卡迪尔·耶拉尼神庙外祈祷。(穆赫塔尔·汗)

  2019年5月31日,星期五。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加的一次中,一名戴着面具的克什米尔者在向印度的装甲车的引擎盖上投掷石块时跳了起来。(达·亚辛)

  2019年10月4日,星期五,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郊区斯利那加郊区祈祷后,蒙面的克什米尔人在中大喊口号。(达·亚辛)

  2019年5月14日,星期二。印度士兵与学生发生冲突,正在破坏停在一所大学外的摩托车。学生对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地区加3岁女孩的行为表示。(达·亚辛)

  2019年8月9日,星期五。印度在空中射击催泪瓦斯和实弹,以制止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加举行的,妇女大喊口号。(达·亚辛)

  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加斋月斋月的第一天,克什米尔穆斯林儿童在斋月的第一天参加圣古兰经的朗诵课。(穆克塔尔·汗)

  2019年8月13日,星期二。印度边境安全部队(BSF)士兵在印度和巴基斯坦边界以西约35公里(22英里)的阿赫努尔加尔卡尔附近守夜。(钱宁·安南达)

  2019年5月24日,星期五。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南部斯利那加以南的特拉尔发生一场枪战之后,一个克什米尔男孩试图从一所受损房屋的墙壁上取出。(达·亚辛)

  2019年8月8日,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的斯利那加,宵禁期间,一名印度准军事士兵命令克什米尔人打开他的夹克。(达·亚辛)

  2019年2月17日,星期日,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加举行的期间,克什米尔邦的一名老人坐在封闭的市场外。(达·亚辛)

  2019年12月13日,星期五。一名克什米尔人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达尔湖斯利那加湖的室内下雪时,行走在在积雪覆盖的人行桥上。(达·亚辛)

  2019年9月17日,六岁的克什米尔女孩Muneefa Nazir的右眼被据称由印度士兵射击所爆裂的大理石击中。(穆赫塔尔·汗)

  2019年6月27日,星期四。一名受伤的妇女在公交车事故中受伤后,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加的一家当地医院的担架上进行治疗。一辆载着学生去野餐的小巴士沿着一条小路落入峡谷,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的喜马拉雅路,炸死10多人,多人受伤。(达·亚辛)

  2019年3月22日,星期五。克什米尔村民在斯利那加印第安人控制的克什米尔以北的哈金村举行的葬礼中哀悼着11岁男孩Aatif Mir。在克什米尔印度控制的地区发生的三次冲突中,印度安全部队杀害了五名激进分子和这名11岁的人质。(达·亚辛)

  2019年8月23日,星期五。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加郊区祈祷之后,克什米尔人在新德里对有争议地区加强控制,在活动中大喊自由标语。(达·亚辛)

  2019年11月10日,星期日。印度先知在印度斯利那加诞辰十周年之际,印度警戒克什米尔穆斯林的祈祷活动。穆斯林挤满了哈扎特巴尔神社,那里藏有一个被认为是先知穆罕默德胡须头发的遗物。(穆赫塔尔·汗)

  2019年8月6日,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斯利那加(Srinagar)的宵禁期间,铁丝封锁了一条空旷的街道。(达·亚辛)

  2019年8月16日,星期五。印度宵禁期间,克什米尔穆斯林在当地清真寺外的街道上祈祷,这是印度士兵的戒备,对印度斯利那加的限制。(达·亚辛)

  2019年2月18日,星期一。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南部斯利那加以南的普尔瓦玛举行的枪战中,武装分子被怀疑躲藏在居民楼内,烟雾滚滚。(达·亚辛)

  Patrick Lupien和Mariah LeMieux-Lupien知道他们将被驱逐出缅因州Biddeford的公寓,尽管帕特里克(Patrick)的年薪为40,000美元,但他的家庭在美国是一个非常典型,隐形团体的一部分,他们被称为“无家可归者”。这个故事说明了当今美国日益严重的住房不平等现象。

  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这一家人的艰辛之路,从原来的公寓被驱逐出去到居住在露营地,再到无家可归的庇护所,然后终于找到家园,这个故事让大家了解到因抚养孩子而处于财务破产边缘的不安全感和恐慌而提供了一个窗口。

  “谢谢你,妈妈。” 女儿说。玛利亚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感谢我。” “我的孩子们露营时头顶没有屋顶,他们仍然心存感激。” (2019年12月21日)

  玛丽·卡尔维特在《纽约时报》和《雅虎新闻》发表的作品,密切关注了军队中的男性作为被性骚扰的幸存者,他们的创伤对他们及其家人的持久影响。

  杰克·威廉姆斯(Jack Williams):现年71岁,在过去的50多年里,他没有一晚休息好。 威廉姆斯先生回忆说:“如果你报告这件事,没人会相信你。” 1966年,一位空军上士中士在新兵训练营中对杰克·威廉姆斯说,“如果你报告这件事,没人会相信你”,然后将他了,而其他数十名新兵则睡在隔壁的房间里。 威廉姆斯立即报告了,后来被冠以同性恋威胁而被赶出军队。 ……这些年来,我无法像正常人一样以正常的方式入睡…我觉得即使我老了,政府也应该承担起费用。” (2019年12月31日)

  伊森·汉森(Ethan Hanson):现在依然无法工作,退伍军人事务部(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的医生给他开了药。在明尼苏达州奥斯丁,他与妻子共用的床旁边还放着几把武器,他就这样睡觉。汉森是在加利福尼亚州彭德尔顿营训练营期间,在淋浴时遭到性侵犯的海军陆战队新兵之一,像对军人的许多性侵犯一样,这是一种欺凌行为,旨在侮辱和恐吓新人。他和少数几名新兵一起汇报了这一事件,五天后施暴的操练教练被撤走。此后,举报的人却遭到同事的骚扰和报复。汉森的噩梦和惊恐发作开始,他发现自己受了创伤无法胜任工作,最终离开了海军陆战队。(2019年9月10日)

  比尔·明尼克斯(Bill Minnix):现年64岁,在1973年加入美国空军后的几周被了四次之后显示“擅离职守”了27天。在军队,受害者必须在系统中上报犯罪行为,因此Minnix向其中一位他的长官报告。他说:“对我来说,最困难的事情是,当我有胆量说出我遭受了性侵犯时,我还不得不对自己的人做出回应。”

  六个月后,他从服兵役中被赋予了其他荣誉职位。明尼克斯感到很羞愧,他无法告诉家人为什么他离开了美国空军,他的家人也很羞愧,因此都没有问过他。 “我加入空军,又离开了,我觉得自己的男性气概被夺走了。这影响了我的婚姻,关系和生活,我不能和朋友保持联系。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意识到那是因为我被的事实在影响着我。2013年,记得我把车开到悬崖上,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2019年9月10日)

  作为海岸警卫队的性侵犯预防应对和恢复计划的一部分,48岁的希思·菲利普斯及其在美国海军服役期间遭受性侵犯的记录视频于2018年在加利福尼亚诺瓦托的美国海岸警卫队放映。

  菲利普斯是一名美国海军,现年17岁,当时他在船上遭到同行水手们的恐怖袭击和性侵犯。“你在喝酒吗?” 菲利普斯先生回忆起他的话。“你知道未成年人喝酒会惹麻烦吗?” 他被送回船上的铺位,几个月来,他们反复殴打并了他。当他再也无法承受攻击时,他试图吊死自己。(2019年9月10日)

  保罗·劳埃德(Paul Lloyd)在17岁时加入了陆军国民警卫队。当其他人睡觉后的一个晚上,他在淋浴时被。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在医院里呆了十四天。 “对于我的家人,我的工作,对于我自己来说,像是一次彻底的失败。” 他花了五年时间才告诉家人发生了什么。劳埃德入睡困难,晚上磨牙。“自被施暴以来,我一直没有寻求定期的牙科护理,不仅仅是因为经济困难。我遇到了很多牙科问题,我通常通过拔牙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他说。(2019年9月10日)

  比利·乔·卡普肖(Billy Joe Capshaw)在加入美国陆军时年仅17岁。他的母亲为他签了字,他被送到德国,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他被他的室友,一位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Jeffrey Dahmer殴打,和折磨。在他出院后,这个人至少犯下了17起谋杀,肢解和一些谋杀案。

  卡普肖报告了这次事件,但他说军队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有一次,他跳出二层楼的窗户试图逃离这名犯,但实际上被另一名士兵拖回房间。Dahmer最终因滥用酒精而被释放。此后不久,卡普肖被光荣退休并送回家,在那里他呆了五年。(2019年12月31日)